2010年6月1日星期二

早安南洋

不少时候,会心血来潮突然之间很想吃家乡的食物。

  离家越久,乡情似乎越浓。浓情难解之际,很自然的就想起多只有家乡才有的食物。这时候的我,真像“老骥伏枥,志在千里”是人在悉尼,心在南洋。

  萦绕心头的,有唐城“早安南洋”的“古早早餐”。几年前,当它还在大华戏院那边厢的时候,仔细端详那涂上秘制咖椰的烘面包,另加两个半生熟的鸡蛋,瞧着瞧着就已醉酩于浓浓的咖啡香里了。今在悉尼的我,则于昨日的咖啡香里。无怪乎,醉过酒醒的人,还要再来一杯!

  与其他的古早早餐相比较,我想之所以梦萦千里,这档口的名字该是症所在。它不拐弯角,单刀直入,直截就从字号里溢出南洋的味道。不是东南亚,不是郑和曾经下过的西洋,而是到了今天还有很多人自小就熟口熟脸的“南洋”。南洋小学,南洋中学,南洋大学,南洋眼镜,南洋影室,南洋洋服,南洋商报,南洋……

  早安南洋,它似乎正向老实的、忙的、纯朴的南洋人很温柔的了一声:早安。这不只是一觉之后的醒来;它也是岁月渐迷糊,人生快模糊,忙碌步伐的人在江湖,就快身不由己的时候,所需要的柔声呼唤。

  因此,每次回家,总会到大坡和这南洋互道早安!有一年,吃喝之间,耳际传来的古早乡下常听到的鸟声和妈妈声,南洋的农乡风光泻撒满地。去年返乡时候,有耳目一新的感觉,九成食客似乎自文化城来,那天的咖啡香,袅袅萦绕“往来无白丁”的下午。

  也许下回再访时,会出现一个阅读小角落……

没有评论:

发表评论

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